倾城毒妃
倾城毒妃

263.3万人气

排在同类书1

7.0评分

超过81的同类书

71.9万在读

93的女生正在看

同类突围新书,当前排第3

一朝穿越,被人囚禁、下毒,她忍无可忍,杀伐决断; 他,风流倜傥、放荡无羁,权倾天下,他曾经灭了她的族,缺深爱着她,爱恨纠葛,他要求她原谅他,她说可以,但你要放弃你的天下!

第5章 获救

她这一世,终于可以放下包袱,为自己活一次。以前,她是军人,时时刻刻准备着为国家效力,甚至牺牲,她都忘了自己其实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女。她也该有家庭,有一儿半女,相夫教子、孝顺老人。

凤菲璇艰难地从爬上了岸边,身上的伤痕被湖水泡得发白,碰到湖边的泥沙,一阵刺痛,她不得不咬紧牙关,跌跌撞撞地滚到了草地上。

这一小段的距离,几乎不费力的运动量,她竟然也气喘吁吁,胸中一阵气闷,紧接着又像昨晚一样清晰的绞痛,让她忍不住躺倒草地上打滚。

这忧心草到底是什么毒药?竟然这般折磨人。虽然死不了,但是现在这样真是生不如死。

不行,她得赶紧解毒,不然,她迟早被这剧痛折磨得晕过去的。此地不宜久留,万一那个铜面人,又带人来寻到此地,她就等着骨扬灰挫了。

走,她再不敢停留,连爬带滚,往北一路直下。

山下官道上,一辆华丽的马车摇摇晃晃地往前行驶,背后跟着一队人马如影随行,遍地金甲、宝马雕车,香满路。

车内人影绰绰,隔着轻纱车帘,一个绰约多姿的女子舞动起来的藕臂千娇百媚,倾城之貌若隐若现。远远便能看到,鬓云乱洒、酥胸半掩似是在卖力挑逗着车内的人。

这一看就知身份非富即贵,而且车内主人必定是男的,说不定能保她一时平安。

不过她现在满身破烂、狼狈不堪,还带着一身血腥味浓重,指不定一靠近他的护卫就会一刀把她砍死。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会给她了。

但是,错过了这辆车,她就得爬进城了。那时她估计就是孤魂野鬼了。不管了,这是她目前唯一的选择。

赌一把!大不了来硬的,擒住他们的头目,再说。

说做就做,还在山坳上的凤菲璇,双眼一眯,将所有的光线聚焦到一点,精准地算出山坳到马车的距离,和她以最快速度滚下去的时间。

“1。2。3……”一个黑色的身影,迅速从山坳上滚下来,那速度像是一个没了棱角的滚轮,毫无障碍,飞速直下。

“什么人?”

说时迟,那时快。等有侧边的护卫反应过来,凤菲璇已经精准地扣着了车辕,扯开了轻纱帘子,跃了进去。

“啊……鬼啊!”女子斯歇底里地尖叫冲破了天际。

“唰”四周几乎同时响起整齐一致的兵器摩擦声,只是一瞬间马车已经被团团为成了一圈,几百的铁甲人马,任谁也插翅难飞。

车内半躺着的半裸男子,一个翻身,想要坐起来,但他背后已被一支尖锐的短刀抵着了心脏。

最前面的佩刀护卫,尖刀直指车内的黑影,厉声怒吼:“何方贼子,还不速速放开我家主子?”

“帅哥,你最好别动,除非你想知道是你士兵的刀快,还是我的手快。”凤菲璇紧紧地挨着男子的背,她温热的气息就毫无遮挡地洒在他裸~露着的肩膀上。女子特有的体香清新又自然,带着凝固的血腥味,别有一番滋味。

男子只是一愣,侧脸的嘴角随后淡淡地划出一个美丽的弧形,凤菲璇看不到他的五官,但单是一个浅笑,就足以看出这个男人的狡黠邪恶。

“帅哥?难到是在形容爷不曾?倒是新鲜。”男子慵懒的嗓音有些低沉,仿佛没睡醒的迷离,却唯独少了慌乱和惊恐。

凤菲璇怒,她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威慑力了?好歹她现在也是杀气腾腾好吗?

“你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想着,手上的短刀一用力,刀尖处已入肉,点点血珠渗出来,染红了他雪白的里衣。

不想,男子依旧淡定,扯着嘴角,问:“姑娘你难道是来找死的吗?”

凤菲璇咬牙,“不是。”

“那我们谈谈,如何?”男子似是知道她目的一样,一句话戳中了她的痛处,“你中毒了。”

凤菲璇一讶,心底一阵狂喜,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:“你会解毒?”兴许是被毒物折磨得太甚了,历来警惕的她此刻竟然有些得意忘形。

“不会。猜的。”男子想也不想就否认,嘴角那一抹仿佛是挑逗的笑意,让凤菲璇有了杀人的冲动。

她暴怒,喝诉道:“你是在找死。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?”说完,手中的刀刃又深入了一寸,鲜血已经开始涓涓流下。

看得车内那个衣冠不整的妖媚女子,花容尽失,捂着嘴巴似是要上前保护男子,但那抖如筛糠的身子却怎么也挪动不了。除却娇媚的声音依旧动听,“爷……”

“舒娘,莫忧。”这个死男人,此刻还有心思安慰他的女人,是真不怕死,还是留有后招?

凤菲璇不由得谨慎起来,目光尖锐地扫了一眼华丽的马车,除却锦被毛毯,就是瓷杯茶具,旁边放着一把七弦琴,并无异样。

“主子……”门外的护卫已经蓄谋待发,那嗜血的气势,似是随时要将凤菲璇碎尸万段。

谁知,男子若无其事地挥挥手,毋庸置疑地道:“都退下,继续前行,可别耽搁了爷回京的时辰。”

“可是,主子……”车前的护卫自是不愿,保护主子是他们的天职,此刻竟然被一个毫无内力的女贼子钻了空子,威胁着主子的生命,他们怎么可以装作没看见?

“退下。”男子这一声喝诉,带着上位者高高在上的威慑力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这样的感觉,不知为何,让凤菲璇感到十分熟悉,甚至内心深处随着越发清晰的阵阵绞痛传来,她竟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丝恐惧。

凤菲璇痛苦地捂着心脏,不由自主地娇嘤出声,一口血沿着她干涸的唇角,滴落下来,“嗒”一声微响,温热的血滴打在男子完美的肩膀上,诡异的艳红荡然开来,如同地狱里盛开的花,任谁看着,都觉得触目惊心。

很痛,凤菲璇握着短刀的手,微微发抖,几乎脱力。

大家都在看

换一批

今日推荐

更多

精彩评论

  • 倾城毒妃

    格桑花

    3小时前

    37

    倾城毒妃

    37

  • 倾城毒妃

    雨中飞鱼

    1小时前

    50

    倾城毒妃

    50

  • 倾城毒妃

    门窗加工设备 边克鹏1864255****

    5小时前

    29

    倾城毒妃

    29

  • 倾城毒妃

    小说客

    1小时前

    45

    倾城毒妃

    45

  • 倾城毒妃

    5小时前

    31

    倾城毒妃

    31

倾城毒妃
公众号复制成功
请在弹窗中选择"允许"或"打开"前往添加
关注步骤
打开微信 → 右上角+号 → 添加朋友
→ 公众号 → 粘贴搜索【阅读大咖
关注阅读大咖后,继续免费阅读!
取消
倾城毒妃
阅读大咖
武侠小说、言情小说等海量文学作文
倾城毒妃
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注后继续阅读
倾城毒妃
朕知道了